主页 > 格力 >
格力手机撑了7年还有戏吗?员工:内部曾作年终奖发有部门当工作
发布日期:2022-06-18 03:52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格力手机撑了7年还有戏吗?员工:内部曾作年终奖发,有部门当工作机用

  日前,格力电器(000651.SZ)董事长董明珠一句“格力手机不比苹果差”,让格力手机重回大众视野。

  这并非董明珠第一次表达对格力手机的信心,此前她还曾放话“格力造手机肯定会超过小米”,并称格力手机能卖5000万台。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格力手机业务的原操盘手叶瑞权已于今年上半年离职,目前格力手机由魅族代工,用户多是公司员工和上下游的供应商、经销商。

  6月9日,格力电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负责手机业务的是通信技术研究院,负责人并非媒体报道所称“手机操盘手叶瑞权”,今年上半年未曾听说手机业务有大的人事变动。格力手机也并非由魅族代工,设计方案由研究院完成。

  市场向好时没能发展起来,市场下行时将面临更多困难。今年来,国内手机市场销量持续下滑,中小手机品牌生产空间进一步被挤压。

  “智能手机市场高度饱和,经过长期厮杀,品牌格局趋于稳定,中小品牌在头部品牌的挤压下已基本失去生存空间,格力很难在智能手机市场打开空间。”6月9日,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从质量上看,董明珠称格力手机不比苹果差的言论,还是得到了部分用户的肯定。

  6月9日,一名使用过苹果手机和3代格力手机的用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格力手机质量确实不差,3代格力手机没有坏过,即便是在西藏海拔较高的地方,通话和上网信号都不错,充一次电的使用时长超过苹果。

  但在微博和知乎上,有多名网友吐槽用格力手机打游戏的体验不好,容易卡,智能家居功能也不完善。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眼下,格力手机并未将主流电商作为销售渠道。在天猫,仅GREE格力官方旗舰店有G7一种型号的产品在售,8+128G售价3159元,券后价2959元;8+256G售价3299元,券后价3099元。

  在京东搜索“格力手机”,售卖商家均为第三方专营店,格力京东自营旗舰店、格力官方旗舰店、格力明珠店均无手机产品在销。

  另一格力电器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格力手机的主要销售渠道是“格力董明珠店”官方小程序店。

  记者发现,该商城共有大松手机G7和大松手机5G两种型号的机型在售,按不同颜色和内存划分,大松手机G7共有5款,12+256G流萤彩一款价格最高为3299元;8+256G售价3099元,8+128G售价2959元,分别包含远黛灰和玉脂白两款,上述5款共计售出不足8000件。

  大松5G手机共有4款,6+128G的售价2699元,8+256G的售价2999元,分别包含曜夜星河和魅夜极光两款,共售出超2.8万件。

  以万为单位的销量,相比苹果手机自然相去甚远。在销量不佳情况下,格力手机也曾多次传出被内部员工购买、当作奖品消化的传闻。

  多名格力电器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格力手机确实有在格力内部流通。有的部门将其作为工作机,前年格力手机还曾作为员工年终奖。

  值得注意的是,在大松G7发布前,数码圈知名人物、科技评测媒体ZEALER创始人王自如空降格力,被外界认为是格力手机有希望扭转局势的关键一步。

  而格力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据其所知,目前王自如并没有负责手机相关业务。

  在家电行业分析师洪仕斌看来,格力缺乏做手机的人才和基因,多年来除了空调缺乏其他成功跨界案例。

  6月8日,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手机属于迭代非常快的电子产品,已进入技术与品牌双垄断的行业格局,如果没有颠覆性的技术革新与商业模式,很难撼动现有的市场格局。

  “格力想以技术跌代较慢的白电思维,和智能家电生态圈去冲击原有市场格局,培育格力自己品牌的手机,尽管曾推出多款产品,但显然难度极大,至今格力在手机市场上依然处于非主流地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柏文喜表示。

  董明珠的格力手机梦,从2015年开始。当年3月,董明珠在中山大学演讲现场突然宣布格力手机已经做出来,自己正在使用。

  据媒体报道,同年6月,同样在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表示格力手机数量有限,供不应求,对外价格是1600元。“未来相信卖5000万台没问题。”董明珠说道。

  从进军手机市场到现在,5000万台销量依然只是董明珠的一个梦,尽管她曾在多个场合为格力手机站台,但依然未能带动其销量。

  有媒体报道,格力1代手机的销量定格在10万部上下,2代手机、色界手机、3代手机销量都不乐观。董明珠也曾表示5000万台是一个理想,并不一定要实现。

  尽管销量不好,但董明珠始终未放弃手机业务,格力手机也紧跟市场发展脚步。2020年,格力将手机品牌名变更为大松,发布了5G手机大松G5。2021年又推出了大松G7,但销量仍不见起色。

  在丁少将看来,格力不放弃做手机,既有董明珠个人的执念,也有对智能家居整体布局的考虑。

  “虽然很难在开放的市场获得竞争力,但起码可以构筑格力自己的智能家居体验闭环。毕竟,无论智能家居如何演进,智能手机都会是重要的控制和交互平台。”丁少将认为,董明珠对格力手机的信心,应该更多是对包括格力空调和其他多元化家电组成的智能家居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只要格力智能家居能成功,作为其中组成部分的格力手机也就可以算成功。

  洪仕斌也表达了相似观点,他认为格力之所以多年深耕手机行业,原因在于手机属于非常大的品类,且已逐渐成为快消品。更重要的是手机是智能家居的终端,可以连接家庭所有家电家居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手机市场整体面临下行压力,换机周期超过30个月,多家头部手机厂商相关负责人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达了竞争压力攀升的感受。在次背景下,“折腾”7年,尚未在手机市场站稳的格力手机是否还有机会?

  对此,洪仕斌坦言,格力电器没有必要再发展手机业务,当下更应做好自己的主业。

  柏文喜也表示,在手机业务长期难见成效的情况下,格力完全可以将其作为智能家居的配套需求采取OEM订制的方式来进行产销安排,在形成智能家居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再借势推动手机业务的发展,否则格力手机还是很难进入行业主流。